|
19 ~ 25℃ 多云轉晴 珠海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11家A級景區主動“脫A” 是什么引起了“脫A潮”

發布時間:2019-11-06

    如果說景區脫A是一場暴雨,原來也許只有一些雨滴開始從云中滲出,現在已經開始有接二連三的雨點落下,一場暴雨看似就要來了。

  記者梳理發現,在很多人還在忙于“爭A”、“保A”之時,今年已經有11家A級景區主動“脫A”。

  4月12日,江蘇觀音禪寺自愿取消國家AA級旅游景區資質;

  7月16日,山東德州動植物園主動申請撤銷3A景區的稱號;

  8月20日,廣東惠州市冠和博物館、清泉古寺主動申請取消3A級旅游景區資格;

  9月12日,上海金龜島漁村、上海菲尼克斯生態園因景區轉型發展退出3A級旅游景區質量等級;

  9月29日,北京密云雞鳴山景區自愿申請取消AA級旅游景區資質;

  9月30日,山東威海市文登區圣經山景區、威海市乳山金牛谷生態農業觀光園3A級旅游景區稱號申請取消;

  10月25日,江蘇蘇州重元寺、常熟服裝城購物旅游區主動申請退出4A級景區行列。

  “脫A潮”并不是從今年開始的,從2014年到現在,各地陸續都出現了景區“退A”情況。

  2014年,山東濰坊青州花卉博覽園1家景區申請“退A”;

  2015年,四川成都中國枇杷博覽園、江蘇常州亞細亞影視城兩家申請“退A”;

  2016年,有北京南鑼鼓巷、重慶龍門陣景區等申請“退A”;

  2017年,廣東佛山三水溫泉,四川成都溫江區花語綠蔭景區、雙流區西蜀人家景區、邛崍市花楸山景區等申請“退A”;

  2018年,廣西榮縣雙溪水庫、柳州貝江景區、江蘇蘇州西園寺、北京市規劃展覽館等申請“退A”;

  從上面的信息,可以看出,2014年僅有1家景區主動退A,之后整體呈現上升的態勢,在2019年急劇增長至11家。另外,從2014年到2018年5年間,有12家景區“脫A”,而在2019年,“脫A”景區數量已經接近前幾年的總和。

  這一系列數據,似乎都在指向——景區“脫A潮”,來了。

  

  現在A級景區的招牌對景區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并不是。

  因為A級景區特別是4A、5A級景區代表著獲得國家認可的精品旅游風景區,一旦申請下來,就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發展旅游,拉動消費,增加稅收。同時,也可以擴大地方影響力、知名度,便于進一步招商引資,發展經濟,此外,也將成為當地政府的政績。對于景區來說,級別越高的收費的定價也可以提高。

  正因為其帶來的溢出效應,歷來申請A級景區特別是5A景區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景區需要按照《旅游景區質量等級的劃分與評定》國家標準,對“旅游交通建設、游覽、旅游安全、環境衛生、郵電服務、旅游購物、綜合管理、資源和環境保護”等8個方面進行提升,在這個過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資金上的投入動輒上億,甚至數十億,數百億。

  所以一些地方政府為了推動A級景區創建,費盡心思給錢、給政策,一些景區甚至不惜鋌而走險。

  在今年,青島市人民政府發布《關于推進旅游業新舊動能轉換促進高質高效發展的實施意見》其中,對新評定的5A級景區,給予一次性獎勵由原先的100萬增至1000萬元。

  在山西運城市發布的獎勵辦法中,勁旅君看到新被評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的,一次性獎勵200萬元;新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的,一次性獎勵100萬元;新被評為國家3A級旅游景區的,一次性獎勵30萬元。

  在浙江溫州蒼南縣,提出對3A級的景區村莊的創建成效補助達100萬元,同時還提出大力扶持集體經濟薄弱村的A級景區村莊建設,同項補助標準集體經濟薄弱村予以上浮20%,創建當年還可申請10萬元啟動資金。

  為申請A級資質,景區走“彎路”的也不在少數。例如,安徽黃梅酒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復漢,深知原桐城(縣級市)市委書記王強喜愛黃金,2011年至2013年的逢年過節期間,為獲得王強對安徽黃梅酒業公司的關照及該公司興建的文博園能申報國家4A級旅游景區,找王強幫忙并多次送給他錢物,現金共計1.8萬英鎊、3萬美元,黃金足有1.1公斤。在王強多次向省旅游局推薦黃梅酒業文博園后的2013年10月,黃梅酒業文博園被批準成為國家4A級景區。

  在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長胡學凡一案中,辦案機關查明,胡學凡為多家景區評選4A或5A提供幫助,受賄、索賄數百萬元,其中不乏全國知名景區,如安徽績溪龍川風景區評選5A級景區等。

  三

  為了申請A級景區資質,景區和地方政府都投入了巨大精力,為何現在卻要輕易放棄?

  記者梳理之后發現,目前“脫A”的景區可以歸為以下三類:

  一是已經不符合A級景區要求。景區建設后遇到了一些不可抗力,導致景區被毀,無法維持正常運營,在監管力度加大的情況下,開始主動退出。

  成都中國枇杷博覽園因為道路規劃問題,景區內大部分地方被占,從土地面積上已經達不到3A級景區的標準,主動申請摘牌。

  廣西柳州市貝江景區由于落久水利樞紐工程的實施,水位抬高被逐漸淹沒,旅游功能弱化,對景區的正常運營造成較大的影響,出于安全監管角度考慮,景區和融水縣主動請示進行國家4A級景區摘牌。

  廣西榮縣為了保障居民用水安全,最大限度恢復和保護庫區自然生態體系,申請撤銷雙溪水庫2A級旅游景區資格。

  這三個景區都因為一些政策等因素,導致景區整體形態受到了較大破壞,即使不主動申請,在下一輪的復核中,還是會被上級部門淘汰。既然如此,還不如自己先行申請。

  二是景區主動轉型發展的需要。一些景區在發展的過程中,游客群體逐漸會固定下來,但原有的設定或會逐漸落后或限制過多,已經跟不上現實需求。

  白塘生態植物園當時申請退出A級景區主要是考慮到其服務對象由游客變成了周邊市民后,日常管理方式有所調整,其所需資源及配套設施等方面的要求與等級景區的標準有所錯位。

  山東濰坊青州花卉博覽園“退A”是因為前一年年底開始規模拓展和升級改造,準備以后作為當地中國書畫城建設項目的配套設施重新面世,但由于景區每年需要提交這一年度的經營計劃,所以景區申請“退A”。

  蘇州西園寺也是隨著寺院發展和功能調整,所以主動退出國家4A級景區行列。對很多景區來說,人氣爆棚,正是所期盼的效果,也預示著收益滾滾而來,但對于寺廟而言,這種火爆卻不是想要的,一方面,寺廟作為許愿祈福之所,帶著明顯的公益性和普惠性,過度張揚和追求名利與自身的定位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寺廟講究清凈,過度喧鬧不符合寺廟應有的氛圍,再者,人氣爆棚也給寺廟的管理和發展帶來一些影響,比如,給環境帶來的壓力,對基礎設施造成的損害等等。

  上海金龜島漁村、上海菲尼克斯生態園等均是因為轉型發展退出。

  三是A級景區資質已經成為景區的負擔。景區為了維護A級景區形象,需要每年投入大量的資金進行管理和建設。而且,隨著近年來政府對A級景區監管力度加大,要求更加細致和嚴格,景區整體壓力較大。

  德州動植物園于春季免費開放期間,客流量暴增,長時間的極限運營致使園區內各項服務設施損壞嚴重,同時資金緊張,難以做好園區3A景區形象的正常維護,迫于現狀,向主管部門主動申請撤銷德州動植物園3A景區的稱號。

  北京密云區雞鳴山景區因景區自身原因,沒有能力增設更多有效力量投入到2A級旅游景區的管理建設中去,自愿申請取消2A級旅游景區資質。

  佛山三水溫泉景區相關負責人表示,前期為了申請4A景區,投入了大量人力和財力,這次主動提出取消4A是為了能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景區的質量管理和景區服務上,希望通過修煉內功吸引更多游客。

  

  其實,歸根到底,是因為整個行業已經出現了大變化,投入減少,監管趨嚴,這都導致原來定位不明、經營不善的景區,開始尋找新的出路。

  再加上,目前消費者的口味已經發生改變,只會關注景區好玩與否,而不會因為景區是否為A景區前去游玩。

  在這些景區,A級景區“招牌”并沒有給這些景區帶來特別明顯的優勢,但嚴格的評審程序也讓景區付出巨大的時間和經濟成本,成為景區發展的阻礙。

  整體來看,景區擺脫評A級的束縛,可以更加明確自己的定位,謀得長遠發展,同時也為游客提供了豐富多彩的旅游文化,既是景區之福,也是游客之福。

  對于一些沒有享受到“招牌”帶來的實惠和便利,反而因此受限的景區,未來“退A”行列將會是大勢所趨。

  景區“退A”不是景區退市,景區價格沒有變,利益沒有傷筋動骨,有什么關系呢?很多景區甚至還會慶幸,再也不用忙于整理各種材料,爭得一個虛名,落個實惠更好。

  從同緯度來看,近年來,酒店對降低星級也并不看重,甚至要求退出星級者也不乏其人,既然酒店可以要求退“星”,憑啥景區不可以主動“脫A”?

  A級旅游景區只是個標準,是衡量景區的一把尺子,并不是景區唯一的追求目標。很多游客在游覽過程中,并不會在意景區到底是否為A級景區,而交通、設施、衛生、服務等A級景區考核中的所看重的要素,反而是游客眼中景區的附屬品。歸根到底,景區的競爭力還是在內容制造,即是否能為游客提供與眾不同的游玩體驗,而非這些名頭。

  實際上,在統一的評定標準下,大多就失去了個性。而一些景區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評A級,即使勉強評上A級后,也因為缺乏特色和競爭力、品牌知名度弱等硬傷,并不能受到大家的認可,反而讓人質疑了A級的權威性,這無疑也給整個的評級體系“抹黑”。

  所以,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中小企業應該主動“脫A”。不同景區定位不同,明明多元化的景區卻只有一種價值取向,奔著一條道路而去,顯然是一個問題。未來大部分旅游景區為了迎合市場,必然將會引起旅游資源和方式的重構,雖然為了滿足評A而加強服務和硬件設施等標準很重要,但這不是市場競爭的核心,關注旅游性價比,從標準轉向市場,把部分景區當成企業來干,在市場競爭中即注重當前利潤,也注重未來發展,保持個性化和盈利化才應該是未來景區的主要發展方向。

  至于景區到底該追A還是“脫A”,勁旅君想說:要因景區而異,追“A”別盲目,“脫A”也要細考慮。